搜索

猫眼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不安与野心同在

Filed in 投稿 by刘旷 04月10日 11:25 0 阅读量:43661
摘要:

有果必有因,猫眼在亏损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情节?

图片来源:IC photo

3月25日,猫眼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公布了。

财报显示,2018年猫眼营收达到37.55亿元,同比增长了47.4%,在营收增长的同时其年内亏损也在进一步扩大,从17年的7600万元增加到18年的1.38亿元,同比扩大了82.1%。

猫眼的亏损并不是现在才开始,在过去几年里,它一直在亏损路上小跑着。根据猫眼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年内亏损分别为12.97亿元、5.08亿元、0.76亿元,加上2018年年度1.38亿元的亏损,在过去的四年里猫眼共亏损超过20亿元。但总体来看,比起几年前,现在的亏损已经大幅收窄,这对猫眼来说是个好消息。

有果必有因,猫眼在亏损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情节?

亏损背后的因:持续票补和内容成本

从业务营收结构看,猫眼的营收主要包括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广告服务及其他。当然,这样的营收结构也算是比较多元化了,只不过,其在线娱乐票务业务所得营收为22.8亿元,占总营收的60.7%。

俗话说,牵一发而动全身,更何况在线娱乐票务业务已经是猫眼的重要部分,其票务的营收情况如何必然会影响到整体的营收。而且,猫眼是以电影票务平台的“身份”出生的,一旦其最基本的属性发生波动,后续的“成长”也不会是一条直线。

站在猫眼的属性这一角度,其生命线在本质上就与观影人数息息相关。

据拓普数据表示,截止到今年3月10日,2019年观影人数只有4.08亿,相比去年同期的4.79亿,下降超过7000万人次,跌幅超过14.8%。有一个事实必须要了解的是,对于部分用户来说,票价如何决定着他们要不要去影院观看电影。所以,票补时代的结束算是造成观影人次大幅度缩水的主要原因之一。

近年来,相关监管部门对票补的管理与限制不断加强,猫眼提供低价票的力度已不如前,而这对猫眼本身来说,有好的一面也有担忧的一面。好的是,猫眼不仅能减少一部分营销成本的支出,也能缓解一点亏损压力。有一个事实是,相比2018年前三个季度1.44亿元的净亏损,猫眼2018年全年的亏损还是有所改善。但担忧的是,从用户需求的角度来说,他们当然更愿意花更少的钱来购票,而猫眼票补力度的减弱是否会影响到其用户的留存呢?这个是它要思考的问题。

一旦用户流失了,平台的营收就会受到打击,而营收与净亏损是相挂钩的。目前,猫眼仍有上亿元的亏损,或许与现有的用户转化率存在一定的关联,毕竟部分用户在对比票价时,发现猫眼的票补力度并不大,从而转向其他平台也是情理之中。

此外,猫眼高收入的代价就是高投入,而成本投入激增也是导致其亏损的一大推手。在票补力度减弱和流量红利见顶的情况下,猫眼转战内容,2018年在内容宣发成本与内容制作成本上的投入是17年的两倍左右。

并且从2018年财报看,猫眼在内容方面的支出还会继续加大,但其营收速度能不能跟上投入的速度呢,这就要看它后续的发展。目前,猫眼在长期亏损的情形下,对淘票票这一劲敌也不能撇开不理,毕竟它们争市场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疯狂”淘票票紧追“一哥”猫眼

一直以来,猫眼与淘票票都在争夺在线票务的龙头之位,虽说目前是猫眼领先,但很多事情都不是亘古不变的,在线票务一哥的位置也是一样。

与猫眼相比,淘票票入局比较晚,但在阿里影业和阿里大文娱的支持下,淘票票当了行业的领跑者。易观发布的《2017年暑假档电影市场观察》显示,当时的淘票票有30.94%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的位置。

不过,淘票票的“一哥”位置还没有坐热,猫眼就和娱票儿合并了,瞬间接棒淘票票当第一。纵使淘票票被反超了,但其争第一的信念一直都没有被磨灭,淘票票的总裁李捷就曾表示过,淘票票的目标就是争第一。

而对猫眼和淘票票而言,凭借打价格战来“拖垮”对方,已经不太现实了。要清楚,猫眼有腾讯、美团、光线三大“干爹”坐镇,淘票票又是阿里的“亲儿子”。从背后的大佬加持来说,它们都有充足的弹药支持。

正因如此,猫淘暗战烧到产业上下游的布局上。但同场不同路,猫淘在产业上下游延伸的方式上存在差异。

就涵盖的范围来看,淘票票的涉及面较为广泛,在电影早期投资、制作、宣发、衍生品以及金融工具等方面都有布局。与淘票票不同,猫眼在院线上的投资比较多,另外在电影产业链上一般都是在电影成型后通过投资、发行等方式参与。

如果以市场份额作为一个衡量标准的话,猫眼60%的市场份额可以看出其延伸方式的市场接受度相对高一点。只不过,阿里方面对淘票票的投入“不设上限”。在猫眼上市之前,阿里影业就宣布,至少给淘票票投入10亿元的资金用于品牌和营销资源。

可见,猫眼和淘票票在“战场”上都是你追我赶的姿势,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猫眼想要维持扩大现有的格局,或是淘票票想要实现逆袭,都是不容易的事,毕竟对它们来说,彼此都是对方的劲敌。

有趣的是,一山不容二虎,猫淘的竞争并不会停止,况且任何企业都是“贪心”的,所获的市场份额当然是越大越好。未来,要么是淘票票抢走猫眼的市场份额,要么是猫眼继续坐在第一把交椅上,至于是哪种情况,目前还是未知数。

但面对淘票票的穷追猛赶,可以肯定的是猫眼的位置并非攻不可破,如今它在内容上发力,获利的同时也会伴随着风险。

多元化内容探索:有增长空间,但也需警惕风险

在上市不久后,猫眼战略投资了欢喜传媒,双方的密切度进一步提升。其实早在去年7月,它们就已经签订了合作协议,从双方的“拿手活”看,欢喜传媒有丰富的内容资源,猫眼是票务平台的一把手,两者的结合是优势互补,而且“内容+渠道”也是互联网企业惯用的打法,这也充分表明了猫眼要在内容领域深度进发的野心。

2018年猫眼的娱乐内容服务收入为10.69亿元,同比增长了25.4%,可见猫眼在内容制作上还是有一定发展空间的。

不过,回报与风险是同在的。内容制作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那么企业的现金流能否长期保持正向是尤为重要的一个考量点。因此猫眼应该在影视内容制作以及宣发上做深做透,从各个环节有效控制其中的成本。

虽然猫眼现在还处在亏损阶段,但是如果内容做得好,猫眼在这项业务上的投入或许会获得成倍的回报。但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其回报如何,重点要看影视内容的制作方向是否符合大众的“胃口”。

如今观众对影视的主题与质量都有较高的要求,若抓不住观众的喜好,影视的票房或收视率就会给内容制作方重重一击,这对于选择深耕内容的猫眼来说就埋下了一个隐患。所以猫眼应该秉承一定的“爆款影片”思维,这样盈利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不过,投入内容制作的不止猫眼一家,还有淘票票,在《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药神》、《红海行动》等票房火爆的电影中都有淘票票的参与。

不难看出,猫眼打造内容生态链之路并不好走。而从票务平台切入到内容制作,其实与猫眼的“互联网+娱乐”平台战略有关。

除了电影之外,猫眼在2018年财报上表示,未来将会扩展现场娱乐、电视剧、网剧及短视频等各种泛娱乐产业,而多元化内容的布局确实能让猫眼的营收有更多的可能性,但同时也会与更多的平台产生竞争关系。

拿电视剧与网剧来说,优爱腾在这方面已经是佼佼者了,而且市场格局也较为稳固,这时猫眼要想入局不是件容易的事。无独有偶,猫眼在短视频领域的处境也一样,毕竟抖音、快手等平台已经把市场瓜分的差不多了。

但这也不是说,猫眼多元化内容的布局是错误的,至少之前投入的内容制作也得到了一定的收益。只不过,整体的市场环境是如此,猫眼或许可以在多元化的层面上打出差异化,才有可能找到独有的盈利空间,而且保持好当前亏损收窄的利好趋势,转亏为盈也就指日可待了。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43661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