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本想用3D打印“人生”,不想却被“现实”打败

Filed in 投稿 by 董军 10月09日 10:24 0 阅读量:32665
摘要:

曾经的风口,如今的漩涡。

“我只希望这些设备有人可以接手。”经历两年3D打印领域创业,经历过风口与低潮,此时的阿志只想告诉懂懂笔记:“不玩了”。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阿志带领团队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双创周”展位以及一个月后的“高交会”。但是今年,他们都没有参加,而是在忙着盘点设备,希望卖出个好价钱,当做团队的遣散费。

作为与大数据、人工智能并驾齐驱的第三大风口行业,3D打印在市场出现后就广受关注,过去两年来热点话题持续不断。然而,经过2016年看似热络的火热景象,却凸显阿志这样一批企业所面临的窘境。

“创业要么to C,要么to B,再或者to BAT。”经历了很多事情后,阿志却坦言,随着风口被“吹”起来的3D打印行业中,有许多企业跟他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既没能to B,也无法to BAT,那就to C……结果就是so funny。

看似“自娱自乐”的3D打印行业里,究竟埋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发展困境?像阿志这样的一众创业团队,究竟错在哪里?

在3D打印的风口上“扎堆”,创业仅凭“热血”频陷“困境”

“虽然我之前有一份很稳定的工作,但在深圳这个地方,很难不受到诱惑。”就像阿志说的那样,深圳是个“创业型”城市。两年前,刚过而立之年的他,也经受不住“诱惑”,毅然从一家在当时已经初具规模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出走”。带着近十年的积蓄,他投身创业大军。

2015年,传统制造业的颓势开始显露。科技、互联网的“风口”频现。彼时,VR、AR已经开始兴起并逐渐火爆;智能硬件也受到资本热捧;一众互联网、科技“创企”在深圳遍地而生。

“我是2015下半年开始创业的,那个时候做APP、VR、AR(创企)的有很多,所以我就选择了有一定资源而且门槛高一些的3D打印。”阿志告诉懂懂笔记,那个时候,在圈内3D打印被视为门槛很高的创业项目,硬件投入远比VR、AR更费钱,是创业项目里的“白富美”。

“那时候一台桌面级的小型3D打印机近万元,大型3D打印设备更是高达十几万。”面对着这样的投入,对于揣着近十年“积蓄”的阿志来说,也显得捉襟见肘。

而女朋友的坚决反对,让阿志在下决心时更显得“踌躇”。“她是觉得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好不容易才有些许老婆本,却非要折腾在这个看不到前景的创业项目上,如果失败了,那么一切都将归零。”实际上,阿志的父母也并不支持他的做法。

“做吧,不然自己很快就要被深圳速度落下了。”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阿志还是确定“斥巨资”购买设备,并在一家创客空间里开启了自己的“3D打印体验馆”,“在不缺黑科技的深圳,2015年3D打印的确算是新鲜事物。”他说,最终在“白富美”与女朋友之间,阿志选择了“白富美”的3D打印——毕竟人生能有几回搏。

两台迷你3D打印机,一台小型3D打印机,构成了体验馆的全部装备。经过选址、装修、装饰和前期测试,体验馆开起来了,他们决定从To C市场入手。但是一开始,阿志与团队的两名建模师并没有摸清楚应该“打印”什么。

“开张后的一个月内,我每天都在‘抄’网上的东西,什么‘鸟巢’、‘东京塔’、‘火影’等等,打印出来之后,只为了‘丰富’店里的摆设。”建模师Tim告诉懂懂笔记,当初加入阿志的团队,图的也就是“未来感”,而在体验馆开业之后,如何打通“财路”并没有想好。尽管参观的人很多,但就是不见收入。

“没人想要打印点什么,更没有人想通过我们买设备。各种宣传铺出去,展示也都做了,感觉白干了。”阿志说,就在几个月之后,自己就已经发不起团队的工资了。

“那时候创业潮不是时兴‘合伙’嘛,所以(用这个方式)把团队留下来了。”凭借着股权和画下的“大饼”,阿志把团队另外两个人留下来了,并成了合伙人,而且是在没有足够“薪水”的情况下。

尽管如此,没钱进账仅靠“情怀”团队也维持不了多久。“虽然是在创客空间内,但每个月的租金和水电开销也过万元了。”他说,如果持续下去,体验馆关门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创业热潮开始被媒体报道宣传,很多省市开始大力推动各项科技创新创业的专项扶持。一位朋友的点拨,让阿志他们看到了“曙光”。作为当时还少见的“黑科技”项目,他们通过创客空间上报了创业专项扶持资金的申请。

在经过“答辩”与几轮筛选之后,阿志的团队顺利拿到了50万元的专项扶持资金。“那一年创业很时髦,所以基本上与科技创业沾边的创业项目,都很好拿到补助。”他表示,在拿到了这笔资金之后,团队算是基本解决了生存问题。

而此时他和团队却突然发现,在深圳做3D打印体验的开始逐渐出现“遍地开花”的现象。阿志回忆,单单在2015年最后一个季度,他们看到自己所在的区域至少有十家与3D打印相关的创业公司“诞生”。相似的是,大家都是买了若干台“桌面级”设备就开始“创业之路”了,有的是卖设备(耗材),有的是卖创意,有的则是卖设计。

“我们当时采购专业设备的时候,只有进口货,国产设备还不成熟,但就在两三个月后,一些国产设备在‘模仿中’(技术)‘突飞猛进’,而且价格很低廉,一台国产小型3D打印机才几千块钱,好一点的也就万把块钱。”阿志分析,是因为国产设备的成熟与价格低廉,导致了3D打印行业从2016年开始门槛被大大降低。

一时间就多了这么多竞争对手,让刚拿到专项资金的阿志与团队成员也难以淡定了。如何在行业内“脱颖而出”,成了他们每天新的课题。

To C市场看似热闹,但消费者短暂的好奇心一过,设备只能在体验馆里“高冷”的展示着,“白富美”在现实中并没有找到用户痛点。

“风口”是跟风跟出来的,“热闹”是围观围出来的

“当时VR火了之后,各大综合体便跟风开了许多VR体验馆,3D打印也不例外。”阿志告诉懂懂笔记,虽然他们是深圳最早一批的3D打印体验馆,但因为开在创客空间内本身就没有“地利”,如果想要与同行竞争,就要“走出去”。

借鉴VR体验馆的模式,阿志他们在经过一番筹备之后,将新的“体验馆”开在了一家综合体一楼。“人流绝对会是有保障的,”阿志表示,3D打印体验馆开在综合体,面向的就是商场内的人流,主打“快时尚”的他们,决定做出差异化,面向年轻时尚群体“打印”卡通动漫手办。

图片来源:千图网

“用树脂和尼龙打印精度其实很高,打印出来之后再给客户自行上色,但是建模耗费的精力实在太大。”阿志说,因为建模太耗费精力,所以推出的“手办”款式和造型不太多,每个手办将近200元一个。

创意和差异化找到了,但是由于早期打印出来的手办都是纯色,所以需要买家自行上色,“我们体验店里有上色指导,但发现很多买家还是嫌麻烦。”

叫好不叫座,新的3D打印体验馆开业之初,阿志发现好奇和问询的人很多,但多数人只要一问到价格,就转身离开了。

“日本的手办动辄几百上千,卖的依旧火。我们两百左右的价格也许让消费者觉得不值吧,不少人认为3D打印出来的手办是‘山寨’货,并没有品牌溢价和收藏价值。”阿志现在复盘,感觉选择打印“山寨”手办,也是个错误的选择。

就在一天周末,阿志在综合体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许多带着孩子的家长“敌”不过商场各种玩具的“威力”,最后“被迫”消费。因此他大受启发,决定“打印”玩具!

“十来分钟出一个玩具,哪怕是颜色单一,孩子都觉着好玩。”阿志说,从2016年初转型3D玩具打印之后,店里明显热闹了很多,许多孩子看到喜欢的卡通形象或者动物形象,哗啦几下就被机器“造”出来,觉得十分的有趣。

而玩具因为简单,建模方便,甚至有些建模可以到网上“抄”,所以打印出来的成品耗时少,模型复用率高,价格也便宜了不少。阿志告诉懂懂笔记,当时每个5X5X5厘米大小的3D玩具售价在30~50元左右,许多家长也能够接受。“有时候孩子缠着要买,家长看着不贵也就买下了。”他说。

他们团队修改了宣传口径——做高科技启发“孩子智慧”的生意,所以依托“新鲜感”和“好玩”, 3D打印体验店的生意开始逐渐好转了起来。

除了抓住孩子的好奇心,阿志也兼顾着家长的需求,于是同步推出了3D打印浮雕手机壳的“生意”。

“之所以考虑做这个,是因为许多人希望能够DIY自己的手机壳,彰显个性,然而专门开模太贵,有了3D打印之后,便能很简单的在半成品上DIY自己想要的内容。3D打印可以让手机壳上的内容有凹凸感,就跟浮雕一样。”阿志表示,创业最重要的是创意,手机壳是消费者的痛点,而设计内容是2D转3D,并不需要特殊建模,简单快捷也随时可以适应用户的需求变化。

这一段时间,阿志的体验店把孩子及孩子家长的钱都“赚到”了。周围很多创业的朋友都说阿志那时候赶上了风口,他却有口难言:“别看店里每天人很多,买的人也很多,但是竞争的体验店太多,我们只能压低单价,所以刨除耗材以及房租水电,赚到的钱也仅仅足够维持团队开销。”他认为,这或许是所有人创业的必经之路。

虽然“不赚钱”,但体验馆的“热闹”的确让阿志他们看到了这项黑科技未来的希望。同时他们也深知,许多人都因为好奇心才到体验馆体验一番,但这项技术在“家用”上却很难有长久发展。

“没有人为了打印厨房里的一个漂亮挂钩,去买一台3D打印机。”阿志告诉懂懂笔记,虽然体验馆逐渐火了,但他和团队却开始确认,3D打印未来的应用绝对是“商用”而非“民用”。

To C没前途,ToB没“钱”图,3D打印创企的“进退两难”

在2016年的双创周上,阿志带着他的团队以及设备,第一次亮相大型创业展会。“能够走上国家领导都十分关注的展会,我们觉得很满足。”

阿志认为,虽然之前一直磕磕绊绊,但凭借着“情怀”和“初心”他坚持下来了,团队也坚持下来了,或许在这些展会上,会给团队带来新的机遇。

在媒体的聚光灯下,阿志确实风光了一把。这一届双创周展会他们是为数不多的3D打印参展商之一。展摊前围满了“猎奇”的参观者,各方媒体的参访和报道,更让团队乐开了花,“我那时候笃定3D打印的春天要来了。”

但是阿志没想到,所谓的“春天”并不都那么美好。

在展会上,有一家来自罗湖水贝的知名珠宝企业,希望能够和阿志在3D打印的建模上进行深入合作。珠宝企业代表表示,因为传统珠宝的制作,要通过设计、蜡雕、倒模,所以工序十分繁琐,所耗费的人力巨大。他希望通过3D打印,珠宝的设计可以直接通过电脑建模,然后“打印”出模型,省去人工蜡雕这一步骤。

虽然阿志并不知道这个设想能否实现,然而对于一直想将3D打印从“C端”转向“B端”的团队来说,这是一个机会,是一个能够将技术和设备大量“变现”的机会,所以他将珠宝商的“想法”揽了下来。

就很快阿志与团队就开始与珠宝商进行深入接洽,对于阿志他们来说,这次要挑战直径1.5cm而且是拥有细长边、精密图形的戒指“模型”,显然是对团队的一大挑战。

珠宝商将CAD文件给了阿志他们,在经过一番调整和优化之后,他们采用STL文件输出打印,然而在第一次打印的时候,他们就发现,精度并不足。“对于手办来说已经很高的精度,却在戒指上出现短板。”阿志分析,在对戒指进行“打印”的过程中,由于喷嘴、耗材等因素,精度偏差比较大,导致打印出来的戒指无法符合客户要求。

在“折腾”了一番之后,阿志他们更换了材料和喷嘴,然而这一切对于早期“桌面级”的3D打印设备来说,都是徒然。偏差依旧存在,而且新材料在冷却之后发生的形变更加严重。

“一开始我是觉得是‘桌面级’设备导致的精度问题,所以团队都寄希望能通过‘工业级’高端设备来解决这个问题。”阿志与团队成员放弃了桌面级设备打印“戒指”的想法,开始筹措“鸟枪换大炮”。

令他和团队都没想到的是,他们想要的“大炮”完全超出了承受范围,“一台分辨率在60微米的工业级3D打印机,价格普遍在几十万,部分进口设备甚至超出了百万。测试、安装、运输、维护等费用更难以想象。”阿志曾寄望于通过出让项目股权融资,实现购买工业级设备的想法,然而财务方面“账面流水难看”让“融资计划”几度流产。

在无奈之下,阿志多方询问,终于询问到深圳拥有工业级3D打印设备的一家模具工厂。在多次公关后,工厂同意为阿志尝试打印一枚“戒指”,但开出来的价格却极为昂贵。

“大咖出场真的是大咖的价格,两万块钱哪怕真的能够达到对方(珠宝商)的精度要求,也不符合经济性的原则。”用如此高的“打印”成本用来制造一枚戒指,本身就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行为。无奈之下,阿志只好放弃了“戒指”,转而“瞄向”更大一些的工业产品。

“包括充电宝外壳、手表外壳、剃须刀外壳等等,我们尝试接了很多商业打样的单子,但最后都是因为精度不足而失败。”在To B的进程中,阿志和团队是毫无优势的,一是桌面级设备难以满足工业级模型的精度要求;二是工业级设备的价格太高,他们无力承担。即便是通过与实力厂商合作(租赁),其建模打样的价格依旧难以显现3D打印应有的“性价比”。

半年多时间,在To B这条路上没有结果,那就老老实实To C吧。

“要么说风口的风向真是难以捉摸。”阿志坦言,2016年下半年3D打印的新鲜感退潮,3D打印体验店就像一阵风一样,刮过就没了。“随着3D打印的体验馆越来越多,大家都知道3D打印是什么了,猎奇之后也就逐渐无人问津。”

他告诉懂懂笔记,当地甚至有些咖啡店、书吧等店里,也都摆着一台3D打印机供用户体验,许多和他们同时开办的体验店都黯然消失了。

就在3D打印体验店变得和VR体验馆一样“烂大街”的时候,综合体的体验店变得越来越冷清。“3D打印出来的产品并不精美,实用性也一般,桌面级设备基本上就是中看不中用的‘娱乐型’。”他说,由于顾客越来越少,每个月将近六万元的开销是难以承担,所以阿志决定关掉体验馆将店面转租。

“不玩了,本身就不赚钱,现在还亏了钱。”对于“合伙人”今年开始陆续选择离开,阿志也只好祝福他们,“两年来,承诺并没有兑现,钱也没赚到,辜负人家两年青春时光。”阿志愧疚地说到。毕竟这半年多很多圈子里认识的人都退出了这个领域。

对于这两年的创业经历,他感慨道,“唯一值得自豪的,或许是我们赶过一次‘风口’,至于成就感,应该说(桌面级)我们起步早,也比同行活的久。”

今天某报道称3D打印技术取得重大突破,明天某报道说国外3D打印已经能够制作“义肢”,或许在哪天媒体报道3D打印可以“打印”人体器官也不奇怪。就在舆论一片“捧红”3D打印技术时,国内3D打印行业却临着许多创业“困境”。无论是商用的高昂成本,还是桌面级的“鸡肋”,都困扰着创业者。

或许,3D打印技术的“定位”让它无论是在商用和家用上都无法凸显“性价比”的优势。或许,阿志和更多在3D打印方面创业的蜂拥者,都只是在模式创新上动了脑筋,可是这个行当毕竟不是做外卖和O2O。

作为曾经的“风口”,3D打印技术的发展前景应该是光明的,但是何如让这项“黑科技”运用更广泛的应用场景中,仍是很多3D打印从业者需要思考的重要课题。

在交流的最后,阿志依旧念念不忘的对我们说:“能帮忙问问有谁愿意接手这几台设备吗,送耗材,便宜转。”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32665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极客实验室更多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