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拯救自闭症儿童,互联网康复依然束手无策?

Filed in 投稿 by 刘旷 08月11日 16:40 3 阅读量:9148
摘要: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康复机构服务的日益成熟,星星的孩子就能接受更好的康复训练,凭借自己的能力发光发热。

据外媒报道,美国德州一名父亲因为看见自家患有自闭症的女儿遭到其他小朋友的歧视,毅然放弃原先的生意,斥资3400万美元在德克萨斯州建立了全球首个无障碍主题乐园;无独有偶,据近日国内一则新闻报道,一位父亲为照顾患自闭症的儿子建立了一家自闭症康复中心。两起事件并不是个例,而是存在于众多普通自闭症家庭的普遍现状,不少家庭为了照顾患者都付出了不小的心血。从2008年4月2日作为首个“世界自闭症关注日”以来,从前这个“躲”在角落里的特殊群体渐渐走进人们的视线,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

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2016年发布的报告显示,3至17岁儿童自闭症发生率达1/45。同样在中国,根据2017年4月份发布的《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Ⅱ》估算,我国自闭症患病率约1%,自闭症人群超1000万,并仍旧以每年近20万的速度在增长,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约有200万0到14岁的儿童自闭症患者,这一庞大数据的背后也显示了患者对自闭症疗育市场的极大需求。

自闭症又称孤独症,主要特征为漠视情感、拒绝交流、语言发育迟滞、行为重复刻板以及活动兴趣范围的显著局限性,简单说来就是表现为不同程度缺乏主动和被动与人沟通交流的欲望,通常在3岁以前就能被发现。目前自闭症尚无法根治,但是可以通过早期训练以及持续治疗改善预后效果,因此自闭症疗育市场提供的不是一次性服务,而是终身服务,目前唯一有效的矫正途径是对患者进行系统的康复训练。

据了解,目前国内自闭症康复机构有1000多家,但是康复水平参差不齐,此外,国内的常规医院只负责检查和诊断,很少有能够为患者提供系统康复训练的医院,这表明自闭症疗育机构有望从为自闭症儿童及家庭提供专业的信息支持以及系统康复训练方向寻找着力点,尤其是根据我国目前几大提供自闭症服务平台的现状来看,自闭症疗育市场具有不小的发展空间,但同时也存在着不小的问题。

康复机构,一个面临诸多难题的疗育市场

与先前相比,当前关于自闭症的康复信息已经足够发达,康复机构也逐渐在增加,但是由于自闭症目前仍旧停留在终身无法治愈的医学阶段,加上其属于特殊教育中的一环,由我国目前的现状来看,特殊教育方面的人才尚属空缺,因此为自闭症康复机构带来了一系列的难题。

难题一,师资力量极度匮乏。诚然,通过专业的康复人员的帮助,能够为自闭症患者带来一定程度的缓解,但是目前要找到好的自闭症疗育老师特别困难,寻找自闭症儿童分析师更是难上加难,因而特殊康复人员教师人才短缺是这个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另有媒体曝出,一些自闭症康复机构师资队伍良莠不齐,一些所谓的特教老师师并不具备特殊教育教师资格,这也使得一些家长望而却步。

难题二,行业重度垂直,用户积累过程较慢。作为一家自闭症康复机构需要考虑到的是,这个行业的本身具有重度垂直性,因此打造行业壁垒相对容易。然而也正是因为重度垂直,使得其难以被人广泛知晓,因此用户的积累过程较为缓慢。

难题三,自闭症急需个性化训练,然自闭症家庭信息不对称。据了解,由于每个自闭症儿童的表现不一,自闭症的个性化训练成为必然要求,加上要想实现有效的治疗,短期内了解到自闭症儿童能够接受的护养方式是自闭症康复训练的刚需;此外,自闭症的康复训练主要分为早期干预和融合教育两大环节,而无论是早期干预还是融合教育,都需要家长的高度配合,不过由于家庭信息的不对称,家长难以抽出时间时刻与康复机构进行及时沟通,使得康复治疗进程较为缓慢。

由此看来,自闭症康复机构所面临的难题并不那么容易被解决,而是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以及自闭症家庭的高度配合完成,目前近50%的机构是由家长特别是自闭症儿童的家长创办的,然而民办的自闭症康复机构很难统一建设标准及行业规范。据了解,截至2016年09月底,在中残联注册的自闭症康复机构共1345家,但这个数字对于庞大的自闭症患者康复的需求来说还远远不够。

线上平台各有千秋,然个性化需求难以满足

前面提到,目前自闭症疗育机构多存在师资力量不足、用户积累过程较慢并且信息不对称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些行业痛点,近几年在互联网的带动下在线平台逐渐兴起,使得自闭症患者有了新的疗育路径,提供的服务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

据了解,国内自闭症提供服务的在线平台类型主要有以下几种。

首先是恩启自闭症康复平台,其致力于通过在线教育、在线评估帮助自闭症患者及其家庭解决师资痛点等难题。作为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其主要盈利点是在线康复教育课程和针对自闭症儿童的评测软件,进而为患者制定有针对性的个性化康复教育方案,并且瞄准了为其他自闭症康复机构提供课程体系、教师培训等线上产品服务,并将这种技术和服务打包定位为未来的主要收入模式。

其次是暖星社区自闭症康复平台,其通过对接专家资源和学习资源,主要输出自闭症干预个案教学视频资源,通过讲座和课程的方式,提供给自闭症家庭和自闭症从业人员。此外暖星社区还面向自闭症家庭举办专业讲座,通过线上内容和线下活动的方式与多个自闭症患者和家庭建立了联系,这对于积累用户来说具有极大的帮助。

此外还有大米和小米自闭症康复平台,其瞄准的是2-7岁自闭症儿童疗育市场。在模式上,大米和小米采用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在线上通过课程传播自闭症方面的基础科普知识,以此建立品牌影响力;同时,其拥有自己的线下康复中心,在线下通过专业教师对自闭症儿童提供一对一的培训教育。

从以上三种提供线上自闭症康复服务的平台来看,这些平台除了具有各自的竞争优势,同时也拥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提供了在线课程资源。不过从这些平台所采用的模式看来并不完美,而是或多或少存在自身的缺陷。

例如从只在互联网层面铺设盈利点的模式来说,其中一个缺陷就是容易与现实中对自闭症患者的真实情况发生断层,加上对自闭症患者具体情况的不了解,容易使得平台提供的在线培训课程停留在纸上谈兵的阶段,无法真正落到实处帮到患者的康复训练;再然后,这种提供自闭症提供专业视频资源的方式仍旧无法直接对接患者具体的康复需要,在患者个性化需求的满足上还尚有欠缺;最后是平台内容资源不一定适合自闭症患者及其家庭的需求,其输出的产品和服务模式是否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还待进一步检验。

由此看来,这些在线平台仍旧无法准确触及自闭症患者及其家庭的痛点,但是随着其提供的服务日益多元化,这些难题将在不久的将来产生新的解决路径,一方面自闭症患者急需接受康复训练早日融入社会,另一方面症状的减轻能够帮助家庭重拾信心,自闭症在线疗育市场前景可待。

针对性康复培训成刚需,星星的孩子也能自己发光

因为拒绝与外人沟通,自闭症患儿被叫做“星星的孩子”,他们就像天上的星星,群体庞大却又独自闪烁,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外人始终无法进入。但如果这些“星星的孩子”没有接受及时的康复训练,除了给家庭成员的心灵带来创伤外,还会给家庭和社会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据了解,一个未能接受康复训练的孤独症儿童成年后每年至少需要2-3个人力提供养护服务,每人每年的养护费及生活费用大约就需要7.8万-10.8万。

为了让自闭症家庭重拾信心,同时也为了减少家庭的负担,从目前来看,无论是线上平台还是线下平台,针对性的康复训练对于患者来说是十分必要的。

前面提到,即使有些平台已经采用了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模式,但其提供的在线课程仍旧容易与现实中每个自闭症患者的具体情况发生断层,这也正是目前的在线平台所遇到的难题,因此为了准确对接患者的真实情况,除了单向提供在线教育课程,还需要采用在线一对一咨询了解每一名患者的具体情形,从而针对性进行康复训练,同时在训练干预的过程中,有意识地挖掘他们的潜力,使他们拥有一技之长,将来也能为社会做出一定贡献。

目前来看,国内自闭症疗育市场还尚未形成寡头竞争,国内自闭症治疗方法还需向国外取经,加上自闭症康复服务供不应求,未来专业的康复机构尚需挖掘。随着人工智能在多方领域的开发,除了走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人工智能或将被应用在早期自闭症儿童诊断中去,以达到更好的康复效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康复机构服务的日益成熟,星星的孩子就能接受更好的康复训练,凭借自己的能力发光发热。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9148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极客实验室更多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