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乐视员工:从未想过楼塌的那么快

Filed in 蓝鲸TMT by 于斌 07月27日 07:49 3 阅读量:113128
摘要:

眼看着楼起了,眼看着楼塌了。眼看着灯红酒绿,眼看着墙倒众推。乐视当年恨不得三个人共用一张办公桌的高峰期已过,现在只剩下空旷的办公室,对于贾跃亭来说,或许心中是悲戚的。

7月25日,微博网友白云飞发微博称,周六收到建行信用卡发来的短信,称额度调成了1元,打电话问原因,答“涉及经济案件”,问具体案件,说须查。今天又投诉,却被对方反问:“你是不是在乐视工作?”  

 

风暴中的普通参与者们——“乐视员工”又一次来到台前。

李晴2015年入职乐视致新,他在乐视致新做手机业务的状态持续了两年多,最近手机供应链的问题让他们成了致新内被欠薪的人。

“奖金已半年没发了,没想到现在连工资都会拖欠。” 李晴说。

“乐视致新的一部分员工在做乐视手机业务,一部分在做乐视电视业务。这样混搭的状态一直持续着,直到最近乐视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一再升级,我们这些做手机业务的员工被人力要求转签移动的合同。之前,我们的工资由乐视致新发放,4月份开始由乐视移动发放。”

“最近手机资金链断了,人力才要求我们转签移动的合同。大部分人都不同意转签,所以目前手机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但员工基本都没转签。”李晴说。“目前的情况是,乐视致新没有给我们做手机业务的员工发工资以及裁员补偿。”

“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就开始有供应商催债了,楼道里经常看到供应商和供应链负责人谈话。”李晴说他一直关注着乐视这段时间的危机,“前段时间去乐视网的时候我就发现,在乐视没有人关心成本和投入。因为没有人具体的做开发成本核算,没有人知道一个项目花了多少钱。到了去年年底才开始内部核算,核算的方式也很原始。手机从去年下半年基本上没有新立项产品。研发的负责人会组织人员搞一些预研,实际上没有一个预研立项的。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

虽然如此,“我曾一直期待着乐视移动打包注入乐视网,甚至还曾期盼着手中的期权能够兑现”,“随着乐视手机资金链出现问题,乐视手机风雨飘摇,连基本薪资都在拖欠。如今,上市造富成为了遥远的梦想,遥远到我都忘了有多少期权了,都没用了”。

李晴说:“乐视手机现在人都快被裁光了,信用也彻底破产,品牌也不值钱。谁又曾想到曾经快速扩张的乐视坍塌的如此之快呢?”

“从猎头疯抢到现在主动更新简历都无人问津,真没想到乐视这个标签能给我现在的求职带来困扰。”王杰说。

王杰是乐视的一名资深的产品负责人,在乐视快速扩张的前几年从百度跳槽到乐视。“2017年之后,乐视的负面信息越来越多,内部人员流动性也越来越大。随后爆出的欠薪、拖款问题让我们很是担心。6月9号曝出乐视断缴五险一金的事,再次给我们这些乐视员工造成强烈冲击,每隔一段时间,裁员的消息也会甚嚣尘上。”

“为了给自己留后路,我开始联系之前一直在挖我的招聘网站猎头。谁知道至今他们再也没能为我找到一个合适的职位。”

通过猎头的交底,王杰了解到,“几乎一夜之间,半个猎头圈都把乐视人加入了黑名单。乐视员工似乎已经成了人才市场的弃子。”

“乐视员工大范围的求职意向已经很明显。因为现在要求职的乐视员工太多了,个人价值也就贬值了。整个招聘市场对乐视员工都是一种拒绝与排斥的态度。”

“其实我知道,很多的乐视员工质量确实不高,看看知乎、脉脉上的乐视员工的匿名吐槽就知道了,乐视内部整体管理非常混乱,公司政治斗争强烈,做事的人越来越少,拉帮结派的人越来越多。”

“从互联网公司的角度来讲,乐视的技术氛围特别差。招聘都是聊聊天就好,老大们的技术可能还不如你,内部争斗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乐视内部工作环境非常嘈杂浮躁,到处都是吹牛的人。”王杰说。

“但乐视也的确有很多优秀的员工,他们无法阻止乐视近期的坍覆,却要遭受市场的偏见。一个著名企业经历兴衰是很正常的,每家公司都有优缺点,乐视有的方面确实很强,例如活动执行和视频等,受到业内的认可。”

“所以不管怎样,还是希望我们这些乐视员工都能有个好出路吧。”

2016年底爆出资金问题之后,乐视的员工流动和裁员并非毫无征兆,但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那么迅猛。杨旭说。

2017年4月,“我接到一通来自乐视总部人力资源部的电话,要求我打印离职合同,填写好附上签名,并于4月30日之前离开公司。这天,距离我加入乐视移动刚刚满9个月。”

这次裁员并非毫无征兆。“3月开始,我就没有收到公司发放的工资和应该缴纳的社保,日常和总部的电话会议被通知暂停。差不多有两个月的时间我都很空闲,没有领导过问业务情况,但工资也没有按时发放。”

继今年3月乐视被曝在印度市场裁员85%、硅谷办公室的员工至少缩减了一半的消息后,内部裁员的火终于烧到了国内。“之前在乐视的同事告诉我,目前乐视北美、乐视非上市体系,加上乐视关联公司酷派,累计已经有超过1000人遭裁员或解约。在乐视的控股体系中,市场品牌中心与乐视体育的裁员幅度均达到70%;销售服务体系裁员幅度为50%;乐视网的裁员幅度为10%;只有乐视影业暂未有裁员计划。”

“我所在的是黑龙江乐视移动,我们这里原来有130人,裁员后缩减至只剩下一位省总经理,主管整个黑龙江的乐视手机销售业务。”杨旭不无感慨地说道,“裁的太夸张了。”

跟杨旭一个时间段离职的前乐视北京总部员工张顺则更早地感受到乐视的坍塌。“年初我做的预算到了年中就会被砍掉一部分。2016年8月,我提出的多项关于VR的立项都被上层否决。我快速调整方向,尝试把项目成本降到最低、将大项目分拆成小项目推进,但是由于长期亏损,乐视上层还是作出了关闭VR项目的决定。”杨旭说。

“而在这之前,乐视刚刚经历了大规模扩招,办公室无比拥挤,连个会议室都找不到。”

孙伟是6月份乐视断缴员工公积金事件的当事人。

“虽然媒体曝光之后,乐视方面马上道歉并安排补缴了,但现在补缴真的来得及吗?” 孙伟说。

“在这之前,乐视已经存在延迟缴纳社保、公积金的情况了,乐视网、乐视控股4月的时候社保公积金都已断缴,但公司却从工资中扣除了社保公积金的钱。再往前,也曾有乐视体育、易到员工表示公积金被断缴。”

“从这之后,员工内部的大震荡已经开始,不少员工开始投递简历,寻找新工作,员工的人心已经乱了。”

“为员工缴纳社保公积金,对企业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一旦断缴,虽然能暂时缓解乐视的资金紧张问题,但对我们这些员工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比如在北京,非本地户口的人只有连续上满5年的社保(只包括五险),才能在北京买房,如果中间断缴,哪怕只是一个月,五年就要重新计算了。而买车政策稍宽松一些,可以断月但不可以断年,不进行补缴的话则无法买车。事关重大,乐视断缴社保公积金的行为可以说是让我们这些员工寒了心。”孙伟说。

“一年前的乐视还正风头正劲,虽然有问题但都在积极解决。但一年后的乐视就像一夜之间坍塌了一样,负面缠身危机重重。谁也想不到乐视那么大的一个企业会沉沦的那么快。”

写在最后

眼看着楼起了,眼看着楼塌了。眼看着灯红酒绿,眼看着墙倒众推。乐视当年恨不得三个人共用一张办公桌的高峰期已过,现在只剩下空旷的办公室,对于贾跃亭来说,或许心中是悲戚的。

当然,乐视员工们希望乐视能好起来,供应商希望乐视能好起来,投资人希望乐视能好起来,用户也希望乐视能好起来,此刻,乐视应该用一个新的姿态来告诉全世界:我,回来了。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113128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极客实验室更多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